当前位置:永利国际官网 > 国内新闻 > 灰色收入因人而异,脸往哪儿搁

灰色收入因人而异,脸往哪儿搁

文章作者: 国内新闻 上传时间:2019-12-08

与其“被动猜测”,不如“主动解密”。面对群众的质疑,应主动拆除公务员待遇的“围墙”,唯有公开透明方能赢得理解 “碌碌无为过7年,都不知道留下了什么。收入7年没涨,职级7年没变,能力是‘听话加写报告’,社会关系是‘领导加同事’。而人生却已步入而立之年,深深感觉到自己是loser(失败者)”。一位80后公务员在辞职后发出的感叹,令人动容。 公务员,可能是当今中国最纠结、最矛盾的职业之一。一面是每年数百万人争挤公务员考试“独木桥”,一面是公务员群体自爆清贫、吐槽彷徨。公务员,这个本应“普通”的职业遭遇了“围城”般的认知。今年全国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提出“应该给公务员涨工资”,瞬间便引爆舆论,不少网友表示不同意、不理解、不可想象。 我国的公务员队伍超过700万人,这一庞大群体的薪资待遇究竟如何?网上频频晒出的工资单,是“真哭穷”还是“怕露富”?近期,《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了广东、江苏、湖南、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近百位公务员,听他们聊聊“工资那点儿事”。他们中既有初入职场的青年人,也有即将退休的“老同志”;既有地厅级官员,也有普通科员、股员。 在对他们的采访中,本刊记者发现,同样是公务员群体,其收入水平基层与中高层不一样;发达地区与广大中西部地区不一样;“实权部门”与“清水衙门”不一样。大多数公务员谈不上收入丰厚,一样面临生活、买房、结婚等生存压力。因此,管住“隐形收入”,提高“阳光收入”,是公务员薪资改革必然方向,也是即将开始的新一轮公务员工资改革的现实背景。 “万一比起收入来,我的脸往哪儿搁” 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过程中,感觉自己收入低的公务员不在少数,在基层公务员和年轻公务员中这一比例更高。 湖南一个大城市组织部干部科科长任正科级实职已有8年,如今每月拿到手的工资3000元出头。“今年春节同学聚会我没去,万一比起收入来,我的脸往哪儿搁?”他说。 本刊记者与两位副科级实职干部聊起工资,他们手拿本月的工资明细单一笔笔细算,实拿分别为2305元和2200元。 “你们的工资怎么比我们还低?”一位负责门禁管理的保安员旁观许久后忍不住插话。据记者了解,这个区城镇居民201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社会平均工资接近4万元。相比之下,这两位副科级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尚未“达标”。 “现在就算去苏南打工,收入也比这高多了。真不知多读了这么多年书是为了什么。”苏北某乡镇一位公务员对记者这样说。这一点即使是受访的群众也多有感受。江苏省睢宁县居民孙光耀说:“说实话现在一些基层公务员是挺不容易的,朝九晚五,轮不到吃请,也收不到红包,每个月就那两千块钱。要不是有公费医疗、养老这些好处,估计都没人愿意干。” “我们的工资达不到一个好保姆的水平。”湖南一位“副科实职”说,他大学毕业后通过公考目前任职街道办副主任,拿着每月2013.6元工资,他和妻子租了一个车库做住房,苦苦坚守。 职务、职级“双低”的年轻公务员,对薪资压力更加敏感。他们面对的是强烈的心理落差和房价、物价的现实压力。 盐城某县一位工作不满三年的年轻公务员对记者说:“一年下来能拿到4万块钱,说实话和我当初想象的有差距。我的那些没考公务员的大学同学,收入基本都比我高。没想到当了公务员,却成了同学中的‘低收入人群’。” 镇江市一位处级干部则直言现在基层青年公务员收入太低。他说:“我现在一个月拿五六千元,过日子是没问题。关键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房子、孩子这些压力了。但对于很多年轻人,这部分支出一个月就得两三千块钱。现在物价、房价都高,年轻人经济压力真的很大。” 张莹(化名)是宁夏川区一名副科级乡镇干部,工作4年多的她每月工资只有2476元。“每个月还房贷就要2500元,你说这日子咋过?”张莹说。 广西某地级市正科级公务员林夏说:“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日子比较难过,普通科员工资拿到手只有2000元左右,只顾个人生活没问题,要养家糊口、买房买车,都还是要‘拼爹’。” 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乡长赛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2984元,最近在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总价30万元,贷款20多万元,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由于收入低,很多年轻人来乡镇干一两年,就走掉了。”他说,国家应该对表现优秀的基层公务员进行奖励,为基层创造“拴心留人”的好环境。 “灰色收入只在传说中” 账面工资低,隐性福利多,这被普遍认为是公务员待遇“公开的秘密”。然而本刊记者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无缘隐性福利、灰色收入。不少公务员对被扣上这顶帽子尤为反感。 于立根(化名)今年26岁,一年前通过考试成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隆德县城关镇的一名普通科员。当被问到有没有结婚,于立根说:“房都买不起,拿啥结婚?”于立根每月拿到手的工资是2735元。隆德县在六盘山脚下,虽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最近县城新开盘的商品房售价每平方米超过3000元。 “网上都说公务员工资高,在一个贫困县城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这能算高工资?”网络上一些对公务员的指责,让他感到很委屈。 “要说福利,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我们逢春节和中秋节还能分别有一千元和五百元的过节费。‘八项规定’出台后,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张莹说。 隆德县委某部门公务员王志强(化名)是副科级,他每个月工资拿到手3000元。“这个工资水平连个人所得税都没有资格交,真是惭愧啊。”他一脸苦笑,“我们这里经济较为落后,‘八项规定’前就没发过过节费,现在更不可能有了。” 固原市政府某部门的小李告诉记者,市直机关比基层好一点的是每个月有误餐费和交通补贴,但是这两项加一起也不超过两百块钱。其他所谓隐性福利,都是听说过、没见过。“网上说公务员有福利分房,吃食堂不要钱,甚至女性连卫生巾都发,我也一直想知道,这样的好单位究竟在哪里?”小李说。 王志强说,现在网上舆论把个别官员的福利扩大到每一位公务员身上,把对腐败和特权的仇视投射在每一位公务员身上,这对广大基层的公务员来说太不公平了。 而灰色收入对普通公务员来说,更是天方夜谭。宁夏工青妇系统副处级干部李翔(化名)告诉记者,其所在的部门是典型的“清水衙门”,根本不会有灰色收入。“灰色收入大多集中在有执法权的单位或一些窗口单位,绝大部分都是领导层的事情,和普通公务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没什么关系”。 苏州一位副处级干部说:“其实我们都希望收入能公开透明合理。公务员收入改革不是简单说增加还是降低,而是一个增加合理性的问题。既要让公务员觉得合理,也要让群众觉得合理。让各方都认可公务员做这些事,应该拿这个钱、值得拿这个钱。” 唯有公开透明方能赢得理解 “毫不含糊地讲,我认为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人社部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明确表示,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 “从国家治理角度看,公务员收入应略高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但实际上,不同区域、岗位的公务员工资差异很大,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和一线岗位的公务员收入水平偏低。”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周维强认为。 全国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指出,应该正确理性地看待公务员队伍和待遇。不能将一般公务员与手握实权的“领导干部”简单混为一谈,更不能将公务员与“贪腐”划上等号,不能“以偏概全”地将公务员概念“污名化”。 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认为,与其“被动猜测”不如“主动解密”,面对百姓的质疑,应主动拆除公务员待遇的“围墙”。“如果一直‘秘不示人’,面对公众怀疑总是‘隔墙喊话’,又何谈增进理解与信任?如果公务员的岗位工资、职级工资、津贴标准、福利等全部公开透明,大家看到了公务员工资的真实情况,涨工资也会得到理解,同时也便于立法机构和公众舆论进行监督。” “当前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应是工资制度、工资标准体系、公务员晋升机制的规范化、科学化、一致化。”周维强表示,新一轮公务员薪资改革应解决津补贴名目繁多、发放秩序混乱的问题,逐步消除地区和部门之间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最终促成公务员津补贴发放与国有资产、行政权力彻底脱钩。“让公务员的工资回归到国家严格要求的位置上,使公务员的收入与其所在部门拥有的权力完全无关”。 《瞭望》新闻周刊从国家公务员局了解到,目前,公务员薪酬改革方案正在研究制定中。全国政协委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何宪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将着重解决工资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使得基本工资占主体,优化工资结构;缩小地区之间的差距,形成合理的地区之间工资关系,建立艰苦边远地区津贴增长机制;工资分配上要注意向基层倾斜,稳定基层工作的干部队伍,处理好和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保险的关系,做好衔接。何宪还表示,将尽快研究、建立公务员与企业同类人员工资的调查比较制度。

原标题:公务员[微博]收入悬殊:隐性福利遭清理 灰色收入因人而异

忙闲不均、收入悬殊:公务员绝非仅仅涨工资

编者按 涨还是不涨?围绕公务员涨工资问题,近来社会上掀起一波接一波的讨论乃至争论。不断有公务员把工资条晒到网上,什么职务工资数百、级别工资数百、各种津贴补贴数十至数百不等,合起来少的一两千元,大城市里多的五六千元,看起来确实算不上耀眼,特别是那些高学历的公务员,与他们进入大企业的同学相比心理很难平衡。

然而这些公务员的叫屈、叫穷往往很难得到其他社会群体的理解。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建议提高公务员工资,结果被无数网友指责,正是反映了这样一种社会情绪。人们认为,公务员就算明面工资不太高,但灰色收入不少,还可以享受各种福利,工作稳定有保障,为何还不知足?

这种印象当然不是没来由的。不管是被揭露的大小腐败分子,还是我们日常遭遇的吃拿卡要,都在无形中描绘着人们对公务员收入的想象。随着中央八项规定深入实施,反腐败重拳出击,政府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全力推进,不少公务员灰色收入被规范、隐性福利被取消也是事实。

当然,灰色收入与优厚福利并不是每个公务员都能享有。总体上,公务员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群体,抛开那些大权在手的官员不说,即使同为基层公务员、普通公务员,其间的差别也很大,不能一概而论。

为此,半月谈派遣记者奔赴中西部多地采访,力图为读者呈现基层公务员群体原生态工作生活状况——他们的工资待遇如何?隐性收入多少?工作状态和心态怎样?以及他们的改革愿景和诉求。工资怎么调,改革有学问。期望大家通过这组文章可以更深入全面地了解公务员这个群体,更理性地看待“公务员工资”问题和相关改革。

工资待遇没有想象那么好

社会上说起公务员,总是投来羡慕的目光,认为是“铁饭碗”“金饭碗”,不过不少吃上这碗饭的人对此并不认同,尤其是基层公务员、普通公务员,不断在网上叫苦叫穷。实情究竟如何?半月谈记者在中西部多地就公务员工资待遇、隐性福利、灰色收入等进行了调查。

“如果年轻10岁,我绝对辞职”

丁波是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城管局管理科科长,说是科长,实际只是个科员,因为城管局是科级单位,只有局长才是正科级干部。

今年39岁的丁波1998年从部队复转到城管局,3年的办事员,然后是14年的科员,月工资最开始400元,一年前,刚刚涨到3200元。

丁波的妻子收入不高,有一个女儿才两岁半。“之所以这么晚要孩子,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差。”丁波说,现在又陷入两难,养了孩子养不了老人,一年到头不吃不喝4万元,一个娃就花掉一半。

丁波说自己的女儿从来没吃过奶粉,三四百元一桶的奶粉,对他们来说实在是高不可攀。父母都70多岁的老人了,微薄的退休金自己舍不得花,都补贴在了儿孙身上。

丁波还是个无房户。“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现在一家三口和父母一起挤在80平方米的房子里。丁波兄弟姐妹6人,自己是最小的。哥哥姐姐下岗后全部自谋职业,只有丁波有一份正式的工作。

现在,哥哥姐姐都有车有房了,只有他这个公务员无车无房,心里不只是羡慕。“女儿一天天在长大,生活压力太大了,如果年轻10岁,我绝对辞职。”丁波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类似丁波这样的收入水平,对不少基层公务员来说已不算少。

河南省某县委宣传部一位科级干部王磊(化名)说:“我1990年参加工作,到现在25年了,每个月所有收入加起来不到2200元,我爱人也是公务员,在乡镇工作,她的收入比我还低,只有2000元,这还是加上了每个月两三百元补助的数。”

“我孩子上高中,很快上大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加上双方都还有父母需要赡养,我们每个月的收入只能解决家庭基本开支,一点结余都没有,想要大方一点,就得负债。”王磊说。

重庆渝西地区一位乡镇领导朱开明(化名)也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镇上,一般科员平均月收入不到2000元。不少刚参加工作才两三年的公务员,就已经受不了乡镇工作辛苦、收入低,纷纷想办法调回县城工作。

“对比在发达地区工作的同学,差距非常大”

朱开明说,公务员群体很复杂,收入差异也很大。“目前,年轻公务员收入相对偏低,而且越是基层、越是边远地区的公务员,收入就越低。”

杨敬(化名)是西部某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乡镇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乡镇工作十分繁杂,经常要到边远的山区村屯去,乘车加步行有时要三四个小时。有公车的时候还好,许多时候没有公车,需要自己骑摩托车去,不但辛苦,而且还要自己负担油费。

“我工作12年了,还是一个科员,每月工资2000多元,前几年贷款在县城买了房子,每月房贷是1300元,生活压力很大。杨敬说。

记者了解到,乡镇公务员虽然在基层工作,和农民打交道,但是他们中许多人往往都选择在县城买房、安家,调动工作回县城是许多乡镇公务员内心深处的“希冀”。

“同样的工资待遇,谁不想在县城工作,反正我们这里有本事的都调走了。留下的人,也有不少不安心待在基层。”杨敬说。

蒋和平与杨敬差不多,也是在边远地区——中越边境的广西靖西县工作,现任县委宣传部科员,每月收入是2000元多一点,这已是今年广西调整靖西县干部津补贴后才达到的水平,此前只有1600元左右。

“除去400元房租,仅够基本的生活开销,存不下什么钱。同样是做公务员,对比在发达地区工作的同学,差距非常大。”蒋和平说。

据了解,目前我国公务员工资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津贴和奖金等构成。其中,前两项实行全国统一标准,由中央和地方财政支付,已于2006年开始执行,后两项则主要由地方财政支付,目前尚未规范执行到位。

西部一位县级干部告诉记者,我国地域差异巨大,公务员待遇也因此不同,比如说省一级的公务员,其工资待遇由省一级财政负责,十分有保障,市县一级的公务员,其收入要受到当地财政实力的制约,财政大市和财政小市之间差别不小。

隐性福利正遭清理 灰色收入因人而异

在重庆市某部门工作的公务员刘华(化名)看来,前些年,进入公务员系统,能够享受的一项较好福利就是分房。刘华于上世纪80年代末参加工作,先后在区县和市级部门任职,期间先后获得两套福利房,目前折合市场价已经超过130万元。

刘华说,我现在每月能够拿到手的收入,一般在5500元左右,和同年龄段有类似资历的人比较,许多都比我高出不少。但福利房确实是我享受到的较大财富,这也是以前不少公务员的“奔头”之一。

“收入少点没关系,只要能分到一套房,就能少奋斗10年。”刘华告诉记者,如今随着公务员住房制度改革不断深化,新进公务员几乎都不可能再享受分房这样的福利待遇了。

不仅分房等大福利渐行渐远,而且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实施、反腐败的推进,许多逢年过节的小福利也正在被清理。小刘是西部某市委机关的一名科员,说起中央各项禁令对公务员的影响,他坦承确实很大,隐性福利像海绵中的水一样被拧干了,工资不高的他感受明显。

小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年底有一笔绩效奖,大概四五千元,遇到国庆、中秋、元旦等节日一般发1000元,平常还可以报销一些电话费、打的费,现在这些福利都没有了,保守估计年收入减少一万元左右。

“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我每月的工资不到3000元,这些福利突然没有了,对生活肯定有影响啊。”小刘说。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文由永利国际官网发布于 国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灰色收入因人而异,脸往哪儿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