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国际官网 > 国际快讯 > 六方会谈有多少故事,与韩国扮

六方会谈有多少故事,与韩国扮

文章作者:国际快讯 上传时间:2019-10-08

摘要: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中方始终认为,六方会谈是解决半岛问题的有效平台。由于各种原因,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六方会谈处于停滞状态。我们愿同各方深入探讨,为重启六方会谈等双多边对话积累条件。希望其他各方积极呼应中方为推动复谈所作努 ... 最近,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上任后的首次亚洲之旅引起大家关注,日本、韩国、中国,他跑了个遍。  商讨朝核问题是蒂勒森此次亚太之行的重要任务。而说到朝核问题,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日前表态称,美方不打算重返六方会谈。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中方始终认为,六方会谈是解决半岛问题的有效平台。由于各种原因,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六方会谈处于停滞状态。我们愿同各方深入探讨,为重启六方会谈等双多边对话积累条件。希望其他各方积极呼应中方为推动复谈所作努力。”  说起由中国大力推进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政知局(ID:bqzhengzhiju)就想起了一段历史。尽管2009年朝鲜宣布退出后,六方会谈陷入停滞。但它仍是中国在多边外交方面最具创造性的尝试之一,在解决朝核问题方面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参照价值。  艰难促成  在促成六方会谈这件事上,前国务委员、外交部原副部长戴秉国可谓功不可没。2016年,戴秉国自传《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出版。政知局注意到,书中披露大量细节,还原了当年中方力促六方会谈的过程,包括戴秉国与已故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会面。  2002年至2003年初,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半岛和东北亚形势陷入紧张。2003年4月,中、朝、美三方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但会谈并不顺利,朝美双方剑拔弩张,两国能否再次回到谈判桌上来都成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戴秉国作为中国政府特使先后赴朝、美进行穿梭访问,重点就继续北京会谈进程做工作。  2003年7月,戴秉国和同事们坐专机赴朝鲜。朝方安排中方客人住在百花园迎宾馆。在访朝期间,戴秉国与金正日有过一次面对面的接触。据戴秉国在书中回忆,他与金正日见面的次数不下十次,金正日访华时他多次全程陪同,两人有着深厚的个人友谊。所以,一见面便是热烈的握手和拥抱,金正日一边拥抱一边说:“你好像胖了一点儿。”戴秉国也接着说:“您好像也比原来胖了点儿,气色挺好。”戴秉国递交了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亲笔信,提议再举行新一轮的北京会谈,金正日同意了。随后,戴秉国提出,之后可再举办五方、六方会谈,包括俄罗斯。金正日表示:“无论如何,北京会谈应以朝美会谈为主。”  从朝鲜回到国内,戴秉国汇报了访朝情况,又马不停蹄地出访美国。经过穿梭外交,协调各方,终于确定了多边会谈框架内进行朝美双边接触的模式,打破了朝美双方在会谈形式上形成的僵局。  2003年8月,六方会谈在北京举行。  典故、月饼与牛奶  政知局发现,辛苦斡旋,协调各方,不仅是戴秉国,也是六方会谈开启后中方代表们的状态。会谈中中方代表们巧用中国传统俗语、故事化解僵局,展现政治智慧。  2004年2月,第二轮六方会谈召开。六方代表没日没夜地谈,一个字一个字地计较,进行得十分艰难。时任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在与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通话时讲了“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道理。美方经请示华盛顿,同意了共同文件草案。  2005年,在第四轮会谈陷于僵局之时,中方团长武大伟借“六尺巷”的历史掌故,以“千里来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的古诗,启发互不相让的与会各方。有的代表团成员为作纪念,请武大伟把诗题在扇子上。  同样是在第四轮会谈最为艰难之时,戴秉国于中秋节前夕为六方团长举行迎中秋晚宴。已无月饼存货的钓鱼台国宾馆特别于当天下午烤制出新鲜的优质月饼款待来宾。戴秉国的一番祝辞耐人寻味:“中秋月最圆,在我们中国是家人团聚的美好日子,也是期待丰收的时刻。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共有一轮明月……相信大家会不负各国领导人的重托和人民的期待,更加努力地工作,不辱使命。” 会谈期间也有其他趣事。由于会谈内容重大,各方成员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北京与其他五国首都间电话不断,一些成员甚至带病坚持工作。中方代表团一位成员平时习惯在喝红茶时放些牛奶,但在工作最为紧张之际,他竟毫无意识地将醋作为牛奶倒进了红茶。“味道还不错”,他表示,“我准备申请专利了!”一句话活跃了会谈的气氛。  钓鱼台国宾馆  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一共举行六轮十次会议,地点都是钓鱼台国宾馆。  2003年第一轮六方会谈结束后,举行会议的钓鱼台国宾馆开放会场两天以供公众参观。这是钓鱼台国宾馆建馆40多年来第一次对外公开进行此类的展示活动。举行会谈的芳菲苑大宴会厅保留着会谈时的摆设:大厅正中,铺着墨绿色的绒布,围成六边形的会谈桌上,摆着“中国”、“美国”、“朝鲜”、“韩国”、“俄罗斯”、“日本”6个英文标识牌,游客纷纷上前留影。  这六边形会谈桌的座位排序其实颇费心思。各代表团如果按国家名称英文首字母顺序就座,朝美双方无法相邻而坐。为了让朝美双方能够有更多的接触机会,最终想出一个办法:即中方不使用通常代表“China”的字母“C”,而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称(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首字母“P”来参加排序。这样一来,中方就坐到了日韩之间,而朝美双方比肩而坐。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坐在六边形会议桌前的中国代表团团长,正是近日与蒂勒森会面的外交部长王毅。  当时在后勤保障上的细节也体现出中方用心。六方代表有六种语言,中方在桌中间安放六盏“玫瑰花灯”,代表不同语种。一方代表发言时,几个有关语种同时翻译,译毕灯熄,发言人按此提示继续发言。这种“同时交传”的翻译方式,方便了各方深入讨论和交流。 2009年“五四”青年节前夕,170余名北大、清华等大学学生乘车前往钓鱼台,与时任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副司长秦刚一起,到芳菲苑、养源斋等处参观。在六方会谈主会场芳菲苑内,历经多轮重要会议的秦刚,向大家讲述了六方会谈台前幕后的故事。  “再次来到这里,我既感到亲切,又感到心里发怵。”秦刚说。感到亲切,是因为秦刚经历了六方会谈,对这里的场景非常熟悉。感到发怵,则是由于六方会谈的过程的确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  韩美日或2月举行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会晤  据报道,韩国外交部有关人士表示,韩美日正在推进于2月10日前后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韩美日代表团团长会晤。  报道称,如果会晤得以举行,将是美国川普政府成立后,三方代表团团长首次会晤。

永利国际官网,朝核问题第四轮六方会谈8月2日结束了第8天的讨论。从中国代表团了解到消息的表明,各方就共同文件草案进行了进一步的认真磋商。各方团长之间进行了双边会晤和接触。美国代表团团长希尔说,本轮会谈已"接近尾声"。 从8月2日上午10点20分到下午4点左右,中国、朝鲜、美国、韩国、俄罗斯和日本代表团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连续举行了两次团长会议。各方同意3日继续举行团长会议,就六方会谈启动以来可能发布的首个共同文件继续进行讨论。韩国代表团官员透露,2日的团长会议前,中方整理出一份"集中、平衡地"反映会谈开始以来各种双边和多边会谈中所讨论内容的文件草案。中方在2日团长会议的基础上整理出新的共同文件第四份草案,提交将于3日下午再度举行的团长会议。希尔2日晚返回下榻的饭店时表示,美方已将中方提出的第四份共同文件草案发回华盛顿, 美国政府正在仔细研究。他表示,第四份草案是各方协商后达成的成果,是"一个好的草案", "富有成果"。他对中方在此轮会谈中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朝鲜代表团团长、外务省副相金桂冠在会谈重启以来对媒体首次正式表态时说,虽然六方会谈各方目前还存在分歧,但朝鲜代表团正在为缩小分歧、使会谈取得成果而进行"诚挚"的努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室主任晋林波认为,美朝主要分歧还是集中在"弃核"范围和行动先后顺序上。共同文件"很可能只提出原则,而把具体问题留给以后的会谈解决"。

摘要: 虽然美国对朝鲜实施制裁,但在强硬政策的背后,为促使朝鲜重返无核化谈判,美国似乎一直在暗中对朝鲜开启外交攻势。消息人士透露,美朝核特使不断进行着“(开启无核化)会谈的会谈”,但始终未能达成共识 ...  《华盛顿邮报》2月2日报道,虽然美国对朝鲜实施制裁,但在强硬政策的背后,为促使朝鲜重返无核化谈判,美国似乎一直在暗中对朝鲜开启外交攻势。消息人士透露,美朝核特使不断进行着“(开启无核化)会谈的会谈”,但始终未能达成共识。   “我们想要试探朝鲜究竟有没有恢复谈判的意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说,“我认为我们的意图已很明显,我们希望平壤方面能主动释放信号。”他表示,这些“信号”指的是朝鲜暂停运行核设施,并承诺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  美朝在新加坡秘密会晤:试探对方温度   今年1月9日,朝鲜政府通过有关渠道向美国政府提议,如美国今年暂时中断与韩国在周边海域进行的联合军演,朝方将有意采取停止核试验的措施。   美国方面则拒绝这一提议,称朝鲜把美韩例行军演与核试验挂钩“不恰当”,认为这是“暗示性的威胁”,并呼吁朝鲜立即停止一切威胁行动,以缓和紧张的半岛局势。   《华盛顿邮报》称,表面上美国拒绝了朝鲜“停止军演换停止核试”的提议,但在幕后,美国官员一直在不断讨论如何说服朝鲜弃核及重返六方会谈。   报道称,今年1月18日至19日,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学者在新加坡与六方会谈朝鲜代表举行了“半官半民”性质的非正式会晤。这是继去年5月在蒙古进行接触后,朝鲜和美国时隔8个月再次进行接触。   由于是闭门会议,美国和朝鲜官员究竟谈了些什么,外界不得而知。据消息人士透露,会谈涉及到朝核问题,这次美朝非正式会谈的目的是“双方互相试探一下对方的温度”,美方与会代表说,希望通过这次接触让双方了解对方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   美国派出了在朝鲜问题上具有丰富经验的前官员斯蒂芬·博斯沃斯(Stephen Bosworth)和约瑟夫·德特拉尼(Joseph DeTrani),朝方则由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朝方代表团团长李勇浩领衔。   美国和朝鲜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美国前政府官员与朝鲜外交官不定期进行接触。分析认为,奥巴马有可能发出“继续对朝制裁的同时,并不关闭与朝鲜对话大门”的信息。2014年5月,六方会谈朝方代表团团长、朝鲜外务省副相李勇浩,在乌兰巴托以朝鲜裁军和平研究所顾问的身份与美国专家进行民间层面的接触,双方就六方会谈的重启条件等朝核问题进行了磋商。  美国高级外交官罕见公开与朝鲜会晤愿望?   1月28日,韩美日三国在日本东京举行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就对朝政策、朝核问题深入交换意见。据多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成在出席这一韩美日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会议之前,通过纽约外交渠道向朝鲜提议自己与朝鲜外务省副外相金桂冠在第三国进行非公开会晤。   金成认为,为解决长期僵局化的朝核问题,首先要进行有探索性的对话,了解朝鲜是否真心有意实现无核化,因此向朝鲜提出了上述建议。但朝鲜不同意在第三国,而是坚持在平壤进行对话。金成觉得,在目前情况下代表美国的使节访问平壤并不妥当,平壤也并不是适合进行探索性对话的地点,最终没有接受朝鲜的要求。   对此,朝鲜批判说,是美国政府关闭了朝美对话大门。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月1日在接受朝中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金成此次访问亚洲期间曾表现出希望访问朝鲜的意向,朝鲜曾建议美国派金成访问平壤,但遭到美国拒绝,甚至怀疑朝鲜态度不真诚,这不仅误导舆论,还将责任转嫁给朝鲜。   一位美国高级外交官公开表示希望与朝鲜举行双边会晤实乃罕见之举,然而,美国国务院否认了这一推测。   国务院女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没有举行会晤的任何计划。一切都没变。朝鲜没有采取行动承担国际义务。他们没有采取行动遵守2005年的联合声明。”  美韩联手对朝玩“好警察、坏警察”游戏   就在披露美朝秘密对话的前一天,《华盛顿邮报》的另一篇文章称,在对待朝鲜的态度上,美国与韩国之间的差异愈发明显,奥巴马政府对朝鲜持有强硬态度,首尔方面则与平壤寻求重新接触的机会,美国与韩国的裂痕似乎若隐若现。   这篇文章分析称,这可能是韩美在对朝鲜玩“好警察、坏警察” (Good cop/ bad cop)的游戏。这是一种审讯中的心理策略,“坏警察”持有进攻性、负面的立场,通常引起受审者的反感。“好警察”显得支持、体谅受审者,通常表现出对受审者的同情。出于信任或者对坏警察的恐惧,受审者可能会觉得他可以和好警察合作。他会寻求好警察的帮助,并把警察要得到的信息和盘托出。   以美国为例,索尼影业遭黑客攻击后,美国朝野要求实施对朝制裁的声音高涨。美国认定索尼影业被黑事件的罪魁祸首是朝鲜,朝鲜的网络攻击行为引起白宫谴责,华府威胁对朝实行反击——对朝鲜实施进一步金融制裁,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断谈论朝鲜这一国家体系的“必然崩溃论”。   相反,韩国政府显示出改善朝韩关系的意志。近期,韩国对朝鲜频频“示好”,朝鲜对韩国也有一些“响应”。韩国总统朴槿惠表示,她已准备好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而且不带任何先决条件。金正恩在元旦讲话中也示意说,如果营造出适当的气氛和环境,他愿意对话。   不过, 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温廸·谢尔曼(Wendy Sherman)说:“韩国与美国不存在分歧。”   1月29日,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赵太庸会见了来访的温廸·谢尔曼,这是韩美政府今年举行的首次高级会谈。   “美国和韩国在安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合作极其密切,韩美同盟和伙伴关系也十分坚固,而且这是非常特别的关系。”谢尔曼说,“两国在对朝政策上不存在分歧,都在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统一作贡献。”赵太庸也表示,韩国和美国在对朝鲜政策上没有分歧,两国在半岛乃至国际事务上保持着密切合作。

武大伟说,本次会议重点讨论验证、落实第二阶段剩余行动、建立东北亚和平安全机制三个议题

近半年以来,有演变为美朝“双边会谈”趋向却仍缺实质性进展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昨日终于在北京复谈。

虽然此番是布什政府在朝鲜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并留下政治遗产的最后机会,但在核验证问题,特别是“核设施取样”问题上,韩、美、日三国与朝鲜立场出现分歧。

昨日,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团长会开幕式上,中方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表示,根据各方关切,中方建议重点讨论3个议题:验证问题、落实第二阶段剩余行动问题及建立东北亚和平安全机制问题。

主要分歧:核设施取样

上周日,六方会谈美国代表团团长、助理国务卿希尔在一贯下榻的中国大饭店举行简短吹风会时对记者表示:“新一轮六方会谈团长会的目标是制定核验证议定书,并起草清晰路线图来完成验证。”

核设施取样是此番会谈的主要议题。朝美两方今年10月曾就验证问题进行谈判并达成协议,而现在却各执一词。韩、美、日三方一致认为,本次六方会谈所通过的验证议定书中必须要包括可担保验证核心内容——“采集核物质样品”的字句。

7日,韩方代表团团长金塾表示,将以明确语气向朝鲜转达韩国政府一直以来采取的立场和韩美日三国协调的方案。

布什政府近期一再表示,新一轮六方会谈的首要目标应该是就朝鲜核计划申报的验证方法制定一项“没有误解的”书面文件。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伍德称,今年10月希尔访问朝鲜首都平壤时,朝鲜已原则上同意核专家可以取样并从该国取走用于检验。

朝鲜方面则坚持表示,希尔访问平壤时,双方商定,验证对象是根据六方会谈协议所规定的最终将废弃的宁边核设施,验证方法限定为考察现场、确认文件以及与技术人员交谈,验证时间是在经济补偿完整无缺地结束之后。

在谈到朝鲜核计划申报的验证方法时,伍德称,美国将继续就验证问题与朝鲜举行会谈。

**能源和经济援助问题**

尽管如此,美国国务院东亚局韩国科科长金成还是强调:“我不认为有任何的不同,在华盛顿和平壤之间,我们在达成一致的问题上没有什么疑惑。”

希尔也于7日表示:“没有什么不寻常,没有任何新东西,也没有什么是朝鲜应该反对的东西。”

实际上,金成所言似乎点破了一点奥妙。“目前的任务是将双边协议放入六方协议之中。”金成表示,“完成和调整下一轮的六方会谈。”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刘卫东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此前一段时间中,六方会谈一度有变成美朝双边会谈之趋势,然而其效果并不显著。

此外,对于朝鲜外务省6日发表的声明中“将不再把日本视作六方会谈的成员”一事,希尔很严肃地表示:“朝鲜决定会谈应该接收或拒绝哪方不重要,这需要集体决定。”

由于日本政府表示,只要“绑架”问题没有进展,日本就不会参加六方会谈框架下的能源援助和解除对朝经济制裁,美方目前正在同韩国、日本协调,寻找其他国代替日本对朝能源援助。

本文由永利国际官网发布于国际快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六方会谈有多少故事,与韩国扮

关键词: